您好,欢迎您访问我们的网站!售后客服 | 联系邮箱 | 微信客服
网站公告: 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彭祖升仙 羊羔美酒

2021-11-10

  彭祖小时家里很穷,给人家放牛为生。每天把牛赶到青石山上吃草,他就在山中砍柴。山顶上有棵高大的老槐树。树下有一块四方方、光溜溜的大青石。彭祖砍柴累了,就躺在大青石上休息。天天如此。

  这天,彭祖又赶着牛上了山。看见两个老头坐在大槐树下。大青石上摆着酒壶、棋盘。两个老头面对面坐在青石两边,正一边喝酒,一边下棋呢。彭祖走过去说:“哎,你们怎么占了我的地方?”

  两个老头抬头看了他一眼,问:“哪是你地方?”

  彭祖指着那块大青石,说:“这块大青石就是我的。”

  “哈……”二人一齐笑了起来,道:“怎么?大青石是你的?”

  “对!”彭祖说,“这大青石就是我的。我每天到这山上放牛,都在这石头上躺着睡觉!”

  “原来是这样!”黑胡子老头笑道,“你既然说这石头是你的,那么你知道它的来历吗?”

  彭祖想:“一块石头,还有啥来历?”但他没说出口来。眨了眨眼,反问道:“你知道它的来历吗?”

  “我当然知道。”黑胡子老头捋着胡须说:“当年女娲娘娘炼五色石补天,留下了这块石头。我见它方正平滑,就放在这山中,当做石桌用。瞧,这里还有我搬这石头时留下的指印呢!”

  彭祖凑过去一看,青石的侧面果真有五道凹下去的道道,很象人的手指头印。心想:“过去我咋没看见这手指印呢?”但他不肯认输,就把脖子一歪,随口编道:“这手指印怎么是你留的?明明是我留下的嘛。那一年女娲娘娘炼石头补天,我给娘娘在炉旁扇火。娘娘看我干活很卖劲儿,心疼我,就把这块青石送给我,让我躺在上面歇息。后来,我就把它搬到这山上来了。这手指印是我搬石头时印上去了。”

  哈……”二人一听,都哈哈大笑。白胡子老头,指着彭祖笑道:“你呀!年纪不大,倒会吹牛!”

  彭祖把嘴一撅,说“笑什么?你们漫天空里刷浆子——海吹胡云。还笑我吹牛!”

  黑胡子老头止住笑,说:“你敢说我是海吹胡云?你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

  “谁知道你们是哪来的糟老头儿!”彭祖摇遥头道。

  黑胡子老头瞅着彭祖说:“什么?我们是糟老头儿?告诉你,他就是太上老君。我这个糟老头儿乃是元始天尊!”

  “哎呀!”彭祖“扑通”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道:“原来是两们仙祖!小子有眼无珠,求仙祖怒罪!”

  白胡子老头儿太上老君道:“罢了!不知者不罪。快起来吧!”

  彭祖爬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,道:“求两位仙祖超度弟子成仙,好永远侍奉在您老人家身边。”

  太上老君看看元始天尊,天尊笑道:“我们在此下棋,何不让他在此侍奉?如还机灵,就收他为徒。如何?”

  太上老君说:“也好。”就对彭祖说:“起来!我和天尊下棋,你好生侍奉着罢。”

  彭祖忙说:“谢过仙师。”站起身来,侍立一旁。看见两位仙师的酒杯空了,就捧起酒壶斟酒。琥珀色的酒液注入酒杯,清亮透明,芳香四益。彭祖心想:“这是什么仙酒哇?好香甜!”不由馋得涎水直往外冒。他看到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正低着头专心下棋,就偷偷地捧起酒壶,嘴对嘴地尝了一口。酒一沾唇,只觉得醇香甘甜,十分可口。忍不住又喝了一口。两口酒下肚,只觉得浑身舒泰,脚腿更轻捷,眼睛也更明亮了。他知道这是仙酒的功力。就趁着两位仙师不注意,一会儿一口儿,一会儿一口儿……把壶里的酒喝了个净光。

  太上老群和元始天尊一盘棋下完。太上老君输了棋,心中不服,说:“叫你钻了空子,赢我一盘。来!咱们重整旗鼓再战!”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对彭祖道:“斟酒!”

  彭祖捧着空酒壶走过去。哪里还倒得出来酒?太上老君夺过酒壶一看,酒壶早空了。就生气地问道:“酒呢?你偷喝了?”

  彭祖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闻着这酒又香又甜,就尝了一口……”

  “尝了一口?”太上老君气急败坏地说:“那酒壶怎么干了?”

  “我尝了一口,又尝了一口。谁知道这酒禁不住尝,就没了。”彭祖自知没理,低头说道。

  “好哇!叫你侍奉我俩,你倒把我的仙酒偷喝光了——”老君越说越气,吓得彭祖急忙跪下求饶。

  兄长莫气!”元始天尊劝道:“酒已喝光,为此气伤了身子更不值得。再说,这顽童能碰到你我,偷喝了仙酒,也是他该有一段仙缘。”“嗨!我只是可惜这酒,你不知道,这费了多少口舌,又送了一粒金丹,才从南极仙翁那里讨来这壶仙酒。本想你我二人同享。不料倒中这顽童偷喝了!”太上老君惋惜地说。

  元始天尊道:“南极仙翁这老东西也太吝啬,平时一壶酒也不肯轻易送人。拿着他那南极仙酒当成珍宝。他怎知南极仙酒已传到人间去了!”

  太上老群惊问道:“怎么?南极仙酒传到下界了?这是真的吗?”

  元始天尊点点头道:“那还有假!听说传到太行山一带,取名叫羊羔美酒。”

  “哼!那南极仙翁仗着他的南极仙酒,盛气凌人,连玉皇大帝、王母娘娘都敬他三分。如今南极仙酒传到人间,他就没啥好仗恃的了。”太上老君说,“不知那羊羔美酒真和南极仙酒一样吗?”

  元始天尊道:“听说一般无二。不过我还没有尝过。老兄,何不差这顽童去寻些来,咱们品尝品尝,以辨真伪。”

  “好主意!”太上老君点点头,向彭祖道:“你偷喝了我的酒,本应责罚于你。今差你去太行山寻找羊羔美酒,以功折罪。你意下如何?”

  彭祖连连磕头,道:“弟子愿听仙师差遣”

  太上老君道:“那好。你快去快回。寻到羊羔美酒,还到这青石山来。就在这大青石上喊三声仙师,我们就会来到。”说罢和元始天尊一挥尘拂,脚踏祥云而去。

  彭祖见两位仙师去了,忽然想起自己放的牛来。他东找西找,找遍了青石山,也没找到。他想,“牛可能是自己回村去了。”就急忙赶回村去,到村里一看,吓!怎么模样全变了?他想回自己家去,可怎么也找不到家在哪里。彭祖拦住街上的一个行人,打听自己的家在哪。那人摇摇头说:“不知道!”

  彭祖生气地问:“你怎么不知道?”

  那人高声嚷道:“好笑!你自己的家,自己都不知道。我哪里会知道呢?”

  村里人见他二人争吵,都围上来,问他们是怎么回事。彭祖把自己上山放羊,回村找不到家的事说了一遍。一个白胡子老头说:“哦!我记得爷爷说过,他爷爷小时候有个同岁的伙伴叫彭祖。那彭祖到山上去放牛,天黑牛回村了,那人再也没回村。算起来,彭祖该有八百八十岁了。怎么会是你这么年轻模样呢?”

  彭祖听那老头一说,知道自己喝了仙酒已沾上仙气。也就不再找家了。他就按太上老君的吩咐,到太行山去寻找羊羔美酒。到了太行山,在栾城找到了羊羔美酒。尝一尝,真和在青石山喝的南极仙酒一模一样。他就买了两坛。挑着回到青石山,送给两位仙师饮用。

  再说阴曹地府丰都城中,十殿阎君这天上殿。叛官上前禀道:“启禀阎君,出了一件奇事。”

  阎王爷问道:“什么奇怪事儿?快快禀明!”

  判官道:“人间有个叫彭祖的,生死簿上注明只有七十岁的寿限。下官几次差勾魂鬼去勾他,至今还没拿到。勾魂鬼说人间找不到这个人。”

  “那彭祖今年该有多少年纪了?”阎王问道。

  “算来今年有八百多岁了。”

  “这还了得!”阎王爷把眼一瞪,说,“活了八百多岁还不死,那岂不成了精了?快快多派精明能干的勾魂鬼,到人间严加盘查。一定要把这个彭祖给我拿回来!”

  判官答应声“是”,就挑选了几名精灵鬼,派他们到人间去捉拿彭祖。“这次再勾不到彭祖,回来个个都下油锅炸你们!”判官凶狠地说。

  勾魂鬼来到人间四处查访,但查来查去,也查不到彭祖这个人。它们也不敢回阎罗殿去,只好四处游荡。这天两个勾魂鬼正游转,见一个年轻人挑着酒坛子走来。一个小鬼说:“大哥!这个人咱从来没见过,他会不会就是彭祖呢?”

  另一个小鬼摇摇头说:“不会吧?彭祖都八百多岁了,必定是个白头发白胡须的老头。这个人这么年轻力壮,怎么会是彭祖呢?”

  “管他是不是,咱去问问吧!”

  “怎么问?他见咱拿着勾魂牌,真是彭祖他也不会承认。叫我说,咱弄个故事点,叫他自己说出名姓来。咱们就这么这么办,如何?”

  “好!就按老兄你说的办!”

  两个小鬼商量好了,就跑到彭祖的前头,变成两上大萝卜。在路边上你撞我,我碰你地打起架来。彭祖挑着酒正走着,见路边两个萝卜“砰砰乒乒”地打架,觉得挺稀罕。就站住脚步看着它们笑道:“稀罕,真稀罕!彭祖活了八百八,没见过萝卜会打架。”

  两个勾魂鬼一听果真是彭祖,马上现了原形。举着勾魂牌说:“彭祖!我们可找到你了”。说着上前把铁链子往他脖子里一套,拉上就走。彭祖见是勾魂鬼拿他,就大声高喊:“太上老君、元始天尊,救命!”

  “叫谁也不顶事!常言说,阎王叫你三更死,谁能留你到五更!走吧,见阎王爷去!”两个小鬼拉起彭祖就往丰都城走去。

  到了阎罗宝殿,勾魂鬼向阎王交了差。阎王一看彭祖头发乌黑,满脸红光,身强体健,还是年轻小伙子的模样。就奇怪的问:“彭祖,你都是八百八十岁的人了,怎么还这样年轻?”

  彭祖说:“禀阎王爷,我在人间喝了羊羔美酒,所以身体强壮,永远年青。”

  阎王爷忙问道:“羊羔美酒?它怎么有这样神奇的功效?”

  彭祖说:“它本是天堂的南极仙酒。传到人间才叫羊羔美酒的。”

  “原来如此。”阎王指着他挑的酒坛,问道:“你这坛中可是羊羔美酒?”

  彭祖道:“正是。”

  阎王喜道:“快快拿来,我尝尝。”

  彭祖捧起酒坛给阎王倒了一杯。阎王仔细地看看闻闻,慢慢地品尝着,点头笑道:“不错,确实是南极仙酒。”阎王一边品着酒,一边想:“南极仙酒是天上第一佳酿。众神仙只有在蟠桃会上才能尝到。今天彭祖给我挑来两坛,够我慢慢享用些日子了。”想着就向彭祖说道“彭祖,你本来只有七十年的阳寿。可你活了八百多岁才被拘到阴曹地府。按律应当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,受尽种种苦刑。本王念你送羊羔美酒有功,就免去你的苦刑了。”

  “不,不!”彭祖摇摇头说:“这酒可不是送给你的!”

  “嘿嘿!”阎王爷冷笑一声,拉下脸说,“在这阎罗宝殿,生杀大权全在我的手中。只要我招呼一声,就会叫你下油锅,上刀山!你难道就不怕吗?”

  “阎王息怒!”彭祖跪下求饶道:“不是小的不肯把这羊羔美酒送给大王,只因这酒是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二位仙祖要的,小的不敢自己做主。”

  “哦?”阎王爷沉思不语了。他知道太上老君、元始天尊这两个老头儿不好惹。但又实在舍不得这羊羔美酒。思想半晌,方开口说:“彭祖,咱们商量商量。这酒,我留一坛;那一坛送给二位仙师如何?”

  “这——”彭祖想了想,说“也罢,就送给你一坛罢。可是,你不能白要我的羊羔美酒,也得答应我一件事儿。”

  “好说。”阎王痛快地答道:“什么事你只管明说。”

  彭祖凑过去小声说道:“你马上放我回阳间去。从今往后再也不能差小鬼去勾我。”

  “这有何难。”阎王说着就命判官拿出生死簿来,把彭祖的名字划掉,从此永不拘传。

  彭祖谢过阎王,抱着酒坛急忙离开阎罗殿。一溜小跑奔青石山而来。

  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正在大槐树下下棋,见彭祖慌慌张张地跑来,就问道:“为何如此慌张?”

  彭祖就把被拘到阎罗殿的经过向二位仙祖讲了一遍。元始天尊笑道:“难怪你去了这么久!原来到阴曹地府走了一遭。”说着打开酒坛,只见香气扑鼻,连说:“好酒。”

  彭祖忙上前给二位仙祖各斟上一满杯。元始天尊尝后赞叹道:“不错,真正是南极仙酒!”

  太上老君砸着嘴说:“有了这羊羔美酒,再也不用去求那南极仙翁了!来,彭祖,你也喝上一杯!”

  彭祖跪下道:“太上老君,弟子千辛万苦寻来羊羔美酒,是专门孝敬二位仙师的。只求仙师开恩,超度弟子成仙。”

  元始天尊笑道:“老兄,你就超度超度他吧!”

  太上老君得了羊羔美酒,心中十分高兴。又见彭祖一片诚心,就从怀中摸出一个金瓶。从瓶中倒出一粒金丹,说:“这粒金丹你吞下去,就会超脱凡尘。”

  彭祖双手接过金丹,一口吞下。从此就脱了凡尘,升入仙境了。

电话:0311-85971919 邮箱:weidaofujiuye@126.com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区味道府路2号
Copyright © 河北味道府酒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冀ICP备1100331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