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您访问我们的网站!售后客服 | 联系邮箱 | 微信客服
网站公告: 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栾城羊羔美酒传说故事 巧分家产

2021-11-10

  从前,有个远近闻名的巨富人家,姓万,人称万大户。万家到底有多少财产?谁也说不清楚。只知道万家的田地跨三县,买卖店铺连两京,金银财宝车装斗量。

  万家虽然豪富,可就是人丁不旺,几辈子都是一线单传。到了万继本这一代改了门风,一溜生了三个儿子。人们都说万大户家有造化,人财两旺。可是万继本却心事重重,整天愁眉不展。这是为什么呢?儿子们不争气呗!

  大儿子万宝、二儿子万珠,学文文不成;习武武不就;对经商留易更是一窍不通;吃喝玩乐个个是不学自会。钱一到手就钻进花楼柳巷,顷刻挥撒得一干二净。万继本想尽办法也管束不住。只好吩咐管家,晓喻各个店铺,不许私下支付给他们钱物。又向各大酒楼、妓院说明,二位公子在此欠帐,万老爷一律不予承认,不予偿还。万宝、万珠见爹爹百般刁难,心中十分气恼。暗中咒怨道:“这个老不死的,把钱财守得如此严紧。等他鼻子朝上归了天,这万贯家产还不是落在咱弟兄手中?那时任我们怎样享用,看他还怎么管束!”

  龙生九子,各有不同。小儿子万玺和两个哥哥性情不大一样。尔玺自幼聪明好学,尤其喜爱算术。四、五岁就会打算盘。小手一拨拉,算珠“噼哩叭啦”,加、减、乘、除算得又快又准。长到十多岁,就经常跟随爹爹到店铺中去理生意,对贸易生利之事很感兴趣。稍大些,万继本有意让他独自去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。万玺本有意让他独自去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。万玺办事稳妥,很有心计,件件都办理得十分周全。深得爹爹喜爱。万继本心想:“万家的财产只有交给万玺掌管,才能守住祖宗传下来的家业,叫人放心。”可是自已明明生了三个儿子。按老辈子的规矩,要给儿子平均分拆家产。那两个大的一旦当家主事,就会任意挥霍,万家的家业就会被葬送一大半。这样,又叫人实在不甘心。万继本越想心中越烦。怎样才能保住家产不致败落?怎样才能堵住两个儿子的嘴,让他们无有话说呢?

  这年,万继本五十寿辰将到,他对着镜子看着自己两鬓的白发越来越多,心事也越来越重。几天来愁得他吃不下、睡不安,终于病倒了。家里人要给他请医生。他没好气地说:“不用。我这病,谁也治不了。”他把人们都赶出房去,“让我一个人好好静一会儿吧!”

  老管家捧着酒壶悄悄走进来,说:“老爷,喝杯酒,暖暖身子吧!”

  万继本正心烦意乱,没好气地说:“不喝!我吩咐过不许打扰我,你又来做甚?”

  老管家赔着笑脸,低声慢气地说:“老爷!你一天不吃不喝,老这么躺在床上苦思苦想,伤了身子可如何是好?我给你热了壶羊羔美酒。这酒能补脑益智,老爷喝了兴许能解去愁烦!”

  万继本见管家这样说,就翻过身坐了起来。看着老管家说道:“唉,难得你一片诚心!”

  老管家见老爷消了气,就急忙斟了一满杯羊羔美酒,双手递了过去。万继本接过去,慢慢饮下。一股清香之气沁入肺腑,胸中郁闷顿时被驱散。饮了第二杯,觉得心情豁然开朗、双眉舒展开了。老管家双斟上第三杯,万继本接过酒杯,望着杯中冉冉飘出的热气,若有所思:“人们都说,羊羔美酒不准明教,只能暗传。万家的家产岂不也来个暗传!可又如何暗传呢?”他想着,端起酒杯慢慢地喝着。忽然,一个主意涌上心来。几年来凝结在心中的愁苦、郁闷,顿时烟消云散。万继本开怀大笑道:“哈哈!老管家,你送来的好酒!浇化了我心头多年解不开的圪塔。来来来!受我一拜!”说着跳下床来,拱手深深一揖。老管家被弄得丈二和尚——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结结巴巴地说:“老爷!这,这是从何说起!”万继本哈哈笑着说:“你呀,以后自会明白!”

  到了万继本寿诞之日,万府上下张灯结彩,大摆酒宴。酒宴过后,万继本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说:“如今我已过半百。你们也都长大成人,也该学习掌家理财的本领了。”万宝、万珠一听,以为爹爹要给他们分拆家产。就笑嘻嘻地说:“爹爹说得是。你老人家把家产给我们分分,以后就净等着享清福吧!”

  “家产不能分。”万继本摆手说道:“万家有条家规:上辈人除非早亡,不到六十不得往下传家产。你们难道不知道吗?”

  万宝把嘴一咧,说:“你今年才刚五十岁,到你六十,我们还得等上十年呀!”

  万继本道:“这是祖宗定的规矩,我不能破。但我倒有一个主意,可使你们早日当家做主、掌管财产。”

  万宝、万珠心想,不分家产我们怎么当家做主?就着急地问道:“爹爹,有啥好主意,你就快说吧!”

  万继本看看三个儿子,也不说话。把手一挥,老管家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。托盘用红绸子布蒙着。三个儿子瞪着眼,盯着那托盘,猜不透爹爹搞的是什么名堂。万继本慢慢把红绸子揭去。只见托盘上摆着三个谷穗、三个金元宝。万继本指着托盘说:“这里有三个谷穗、三个元宝。你兄弟三人一人一份。金子可用做本钱做生意。金生利,利生金,本利都归各人所有。这谷穗嘛!可在咱万家良田上耕种。收下的谷子,连同种下的田地,也全归你们各人所有。”

  万宝、万珠互相看看,心想:“就这么一绽金、一穗谷够干啥的?还说让咱当家做主呢!”就向爹爹说道:“爹,这也太少了!”

  万玺道:“哥哥!爹爹的意思是想让我们知道经营之苦、积聚之艰辛。我们只有从小处做起,才能体味这里面的道理。”

  万继本道:“万玺说的对。你们还有何说?”

  万珠、万宝本来还想争讲,又怕惹得爹爹生气,连这锭金子也不给了。就随口答道:“孩子儿就依爹的吩咐吧!”

  万继本道:“那好。既是你们都赞同,就立下文书,以免今后空口无凭!”

  万宝说道:“嗨!,就为这点小事,还立什么文书?免了吧!”

  万继本道:“不可。常言说:亲兄弟,明算账。既是有关钱财、田产之事,还是立下文书为好。”

  三个儿子见爹爹主见已定,也就立下文书,各自签字画押。然后各取了一个元宝,一个谷穗。

  万宝走出门来,掂了掂手里的元宝,说:“这锭元宝有十两,够咱哥们花几天的了。这谷穗有何用?种到地里,也不过才屁股大的一片!”

  万珠说:“就是嘛!这老头儿也太抠门儿了。就给这么一锭金、一穗谷,还说让咱们自己当家做主呢!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!”

  万玺见哥哥埋怨爹爹,就上前劝道:“哥哥,不可这样说。常言说积腋成裘,聚土成山。这一锭金、一穗谷虽然少,但只要我们用心经营,也会越积越多的。望哥哥不要辜负爹爹的一片苦心。”

  两个哥哥听罢哈哈大笑,道:“小弟,你有本事,就拿这个做本,去挣一个万贯家业吧!我们可无心求此绳头小利!”说着,把手中的谷穗随便一丢,嘻嘻笑着走了。

  万玺用爹爹给的十两金子贩了两匹绸缎,放到万家的店里去卖。卖完后,本利加在一起再贩。本生利,利变本,不久,就自己买下一个店铺。店又生店,买卖越做越大。那个谷穗,万玺挑了一块肥美的良田种下。当年收下一升谷子。第二年,把这一升谷子全部播下,种子足有一亩地。第三年就种了近百亩。第四年就种了五千亩……不几年,万家的地就被万玺都种了谷子。万继本为了给万玺买地,把全部店铺、房产都卖了。而这些店铺房产,又全被万玺买了过来。

  转眼十年过去,万继本的六十寿辰到了。万家照样张灯结彩,大摆宴席。酒宴过后,万继本把三个儿子都叫到跟前,说:“如今我已过了六十大寿。按万家的家规,该把家产传给你们兄弟几个了。”万宝、万珠一听爹说要传家产,都高兴地说:“好哇,我们都盼着这一天呢!”

  万继本把手一挥,老管家抱着账本走了过来。万继本说:“老管家,你就把万家的财产,给他们交交底吧!”

  老管家打开账本,一项一项地说,一宗宗地念。念完了,万宝、万珠可就傻了眼了。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万家的财产全都卖光了!不仅他们现在住的房了是别人的,连今天给爹爹庆寿摆酒宴,也是借来的银子!

  “什么,万家的万贯家产全没了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万宝、万珠冲着老管家吼道。

  “不得无礼!”万继本厉声止住他们,道:“万家的财产是祖宗留下来的。传到我手上以后,我从来不敢挥霍浪费。为了保住这份家业,我费尽心机,也算对得住上辈祖先了。你们问这万贯家产哪里去了?我先问问你们,十年前我给你们的一锭金子、一穗谷子哪里去了?”

  万宝、万珠把脖子一扭,没好气地说:“万贯家产都让你折腾没了,还问我们那一锭金子、一穗谷!那点东西还值得一提?”

  万玺拿出一本帐,走到爹爹面前说:“这是孩儿十年来经营的帐本。请爹爹过目。”

  万继本道:“我不用看了。你当着哥哥的面,详详细细地说给他们听听。”

  万玺把十年来贸易、耕种的情况,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。万宝、万珠听了真是又悔又恨。他们后悔自己当初不该扔了谷穗、花费了金子;恨弟弟有心计,比自己强。他们不甘心万家的家业就这样白白归了万玺。就又吵又闹起来:“不行!万家的财产凭什么归老三一个人?我们也是万家的子孙,也该有一份!”“对,不平分不行!爹爹偏心,暗中向着老三。”

  “住口!”万继本见他们越说越不像话,就高声说道:“当初咱们立有文书,你们还想抵赖吗?”

  “这……”二人不由张口结舌。

  万继本接着说:“万家的家业是先辈祖宗辛苦耕耘经营,慢慢积攒起来的。要传给善于经营、能够守住祖业的人。你们是万家的子孙。但却不知祖宗创业的艰苦,只知吃喝玩乐!纵有万贯家财,也会被你们挥霍干净。万家的财产若传给你们,我有何面目去见祖宗先人?你弟万玺秉承先辈传统,克勤克俭、艰苦创业,由一锭金、一穗谷换来这万贯家产。他才真正是无愧于先辈的万家子孙呢!”

  “呜——”万宝、万珠听了爹爹的一番话,知道争也无用。伤心地哭了起来。自己昨天还是百万富豪家的贵公子,今天却一下变成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了!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?越想哭得越伤心。

  万玺劝慰哥哥道:“二位哥哥不用悲伤。虽说万家财产都归到小弟名下,我情愿与哥共同管理……”

  “不可!”万继本不等万玺说完就插腔道:“家产既已归你,自然应由你掌管。你如念及手足之情,可借与他们每人一个店铺,让他们经营。盈得红利,也好养家糊口。”

  万玺点头答应。让两个哥哥各自挑选一个店号。万宝、万珠无奈,只好依从。

  万继本见他们各自选了店号,又说:“这店是你弟弟借与你们的,仍属万玺所有。你们只能动用红利,不可损失本金。如有疏漏,玺儿可随时收回。如果你们认真经营,也足够你们安身立命之用了。”

  万宝二人连连点头应诺。万继本教他们写下租借契约文书。从此万家的家业在万玺手下又有扩大发展。万宝、万珠再也不敢吃喝玩乐了。二人用心向弟弟学习经商贸易,凭着租借的那个店铺,倒也衣食无愁。

电话:0311-85971919 邮箱:weidaofujiuye@126.com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区味道府路2号
Copyright © 河北味道府酒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冀ICP备1100331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