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您访问我们的网站!售后客服 | 联系邮箱 | 微信客服
网站公告: 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门插官儿 栾城羊羔美酒传说故事

2021-11-10

  老早老早以前,门插官儿不叫“门插官儿”,叫“门别棍儿”。后来,皇上封了它,才叫“门插官儿”了。皇上为啥要封门别棍儿官呢?这里边还有个故事呢。

  传说山西洪洞县有个秀才叫吴桐树。他聪明好学,满腹经纶。可是家里很穷,无法去京城赶考。只好在山村里找个学馆,教几个学童,勉强养活年迈的父母。

  这年山西大旱。洪洞县旱情更重,颗粒无收。大灾之年,瘟疫流行,死人无数。谁家还顾得上让孩子上学?吴桐树歇馆在家,又没有别的生计,爹娘都饿死了。吴桐树埋葬了父母双亲,就跟着乡亲们逃荒来到河北。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天,吴桐树和乡亲们失散了。他独自一人来到一个小村,又累又饿,昏倒在一家门前。

  张善人开门出来,见门前躺着一个年青人。急忙上前用手摸摸他的鼻子,见还有气儿,就叫人把他抬到家中。张大娘慌忙热了一壶羊羔美酒,灌他喝了几口。只见那人轻轻哼了一声。渐渐醒了过来。

  张善人问道:“孩子,你是哪里人氏?为何到此?”吴桐树就把家乡遭灾,父母双亡,逃荒来到此地的事说了一遍。

  张大娘听着听着,泪珠子就一串一串地落了下来。拉住吴桐树的手说:“可怜的孩子!往后你打算去哪儿呢?”

  吴桐树叹口气说:“我已无家可归,只好四处流浪!”

  张大娘擦擦眼泪,说:“孩子,如果你不嫌俺家埋汰,就留在俺家吧。俺老俩无儿无女的——”

  吴桐树一听这话,连忙爬起身来,“扑通”跪下说:“二老救我一命不死,就是再生父母。父母在上,受孩儿一拜。”

  张善人两口子已经五十多岁,男孩女孩没生过一个,早些年也曾东寺磕头、西寺烧香,总也求不来个一男半女。没想到如今老天爷给送来个儿子!老两口大喜过望,赶紧扶起吴桐树,上下仔细打量,真是越看越爱。高兴得嘴都合不上了。吴桐树从此改名张桐树,在张善人两口子的照顾下吃穿不愁,安心用功读书。

  这一年皇上开科大选。张善人准备了行李银两,送张桐树进京赶考。张桐树进了考场,三篇文章得意,中了个头名状元。

  常言说:“朝里有人好做官”。张桐树出身低微,朝里没人。虽说中了状元,但没人举荐也做不了官。那些有头有脸有门路的,都讨了好差事上任去了,他还在京城候选呢!

  就在这时候,边境送来本章。说是边县妖魔作怪,连派三任县官,都是上任不到三天,就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请求皇上选派能员,前去降妖捉怪。

  皇上看了本章,就问众大臣道:“爱卿,这该派谁去才好呢?”

  大臣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吭声。老宰相猛然想起在京候选的状元来了。就出班奏道:“新科状元张桐树才智过人,可当此任。”

  张桐树等来等去等到这么个倒霉差事,真教他左右为难。去吧,前途凶险,弄不好就会丢掉性命;不去吧,那是违抗圣命,要遭杀身之祸。无奈何,只好硬着头皮前去上任。

  一路晓行夜宿,来到边县境内,在鹰山镇小店住下。想到明日就到县衙,不知吉凶如何?张桐树心中又愁又烦。老家人热了一壶从家乡带来的羊羔美酒,劝道:“喝几杯酒解解愁吧。”张桐树端起酒杯刚要喝,忽然一阵风把房门吹开。他起身去关房门,不想袍袖被门缝夹住。一转身,杯里的酒全洒在门别棍儿上了。张桐树苦笑一声:“我这头杯酒,一不敬天、二不敬地,全敬了门别棍儿了。”老家人重新斟上酒,说些宽心话,二人一直饮到半夜。老家人去后,张桐树关上房门歇息。迷迷糊糊刚要入睡,听得有人轻声唤道:“张大人!”

  张桐树翻身坐起,仔细一听并无动静。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就重新躺下。这时又听到有人说话:“张大人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  张桐树急忙坐起身来,问道:“你是谁?有何话说?”

  “我是门别棍儿——”

  “你,你要怎样?”张桐树见门别棍开口说了话,心中非常害怕。心想,门别棍成了精,我想跑也跑不出去,就等着死吧!

  “张大人不要害怕。”门别棍儿又开口说,“我并无歹意。刚才大人不敬天不敬地,头一杯酒赏给了门别棍儿。我饮了大人赏的羊羔美酒,就要报答你的恩情。有要紧话对你说。”

  张桐树见门别棍如此说,方才放了心。壮着胆子说道:“门别棍,你有什么要紧话?快请直说!”

  门别棍儿说:“张大人,明天你就要到任上了。记住,快进城时,有七个穿紫花衣裳的人来见你。这是七个免子精。你不要惊动它们,让它跟在轿后边。你预先派人在大堂上准备七口油锅,全都烧得滚开。再选上七个壮汉,跟在七个穿紫花衣裳的人后面。午时三刻,你击鼓升堂,把七个免子精扔进油锅中炸死。可保你任上无事。”

  张桐树暗暗记下。第二天一早,派心腹前往县衙准备,然后启轿上路。快到县城时,果然有七个穿紫花衣裳的人前来拜见。张桐树不动声色,让他们跟在轿后。进了县衙,张桐树下轿更衣。午时三刻击鼓升堂,把惊堂木一拍,喊声:“给我拿下!”七个壮汉抓住七个穿紫花衣裳的人,就往油锅里扔。前来迎接县太爷的乡绅、地方,见大老爷升堂就油锅炸人,吓得一齐跪下。张桐树下得堂来,一一扶起说:“列位不要惊慌。方才油炸的乃是妖怪。不信大家请看!”大家战战惊惊地走到油锅前一看,果然油锅里漂着的是大紫花兔子。张桐树一看,不同倒吸一口凉气。问道:“为什么只有六个?”七个壮汉中的一个急忙跪下,说:“太爷饶命。刚才小人抓住那人,要往油锅扔;他用力挣扎,从小人手中滑落。一着地,就化作一股黄烟不见了。”

  张桐树听了,长叹一声道:“算了!这是它的气数未尽。老爷不怪你就是。”那人连连叩头,谢太爷恩典。乡绅、地方见老爷一上任就除了妖怪,个个敬服,人人小心用事。人此边县百姓安居乐业。只因跑了一个免子精,张桐树时刻担心提防。但是一晃三年过去,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。

  他这里没事,朝廷里可出了大事啦!那天,文武百官上朝。三拜九叩已毕,抬头一看:赫!龙椅上并排坐着两个皇帝!常言说:“天无二日、国无二君。”两个皇帝一模一样,谁也分不清哪真哪假。这不了得!大臣们没法儿,请出正宫娘娘来。正宫娘娘看了半天,也分辩不出。正宫娘娘急得直掉眼泪。私下召大臣商议如何除治妖精,保真皇上。老宰相又想起张桐树来了,就说:”当年张桐树在边县捉妖除怪,很有些手段。何不传他进京来除妖精!“皇后一听就急忙传旨:调张桐树火速进京。

  张桐树接了旨,就启程上路。到了鹰山镇,又住进那家小店中。等到夜深人静,他向门别棍儿深施一礼,问道:“门别棍儿,这次我奉旨进京,不知是吉是凶?”门别棍儿说道:“张大人,你可记得三年前?那七个免子精被你炸死六个。道宪最大的那个逃到深山,修练了三年。如今他跑到京城变成皇上的模样,扰乱朝纲。皇后调你进京,是让你除妖呢!”张桐树一愣,连连作揖道:“上次多亏门别棍儿指点,才保住下官一命。这回还请你多多指教!”门别棍说:“大人不必多礼要除此怪不难。明日大人路过鹰山,山中有一个驾鹰的猎人。你想法把那鹰买下。到了京城,上朝见驾时,你把鹰藏在袍袖里。进了金殿不要低头下拜,冲着皇上把袖子一抖,即可保你无事。”

  张桐树牢牢记下。第二天在鹰山果然见到一个猎人正驾着鹰打猎。那鹰勾嘴利瓜,十分凶猛。张桐树要买那鹰,猎人再三不肯。张桐树好话说了三千六,花了一百两纹银才把鹰买下了。

  来到京城,张桐树把鹰藏在袍袖之中,便去见驾。走进金殿一看,上面果真坐着两个皇帝。他记着门别棍儿的话,也不施礼,也不下跪,一直向前走去。快走到龙书案前了,两个皇帝一齐高喊:“张桐树!见了孤王为何不跪?莫非你要欺君吗?”

  张桐树也不答话,上前一步,把袍袖冲着皇上一抖。只听“扑愣”一声,那只猎鹰飞了出来,冲着假皇上扑了过去,一保咬住了它的脖子。文武百官见一巨大的猎鹰扑向皇上,吓得都合上眼睛,等了一会儿,听不见什么动静了。睁开眼一看,只见那只大鹰站在龙椅靠背上,嘴里叨着一只大紫花免子。那免子的气嗓被咬断,早没气儿了。真皇上被吓得出溜到龙案下面去了。大臣们赶紧上去扶皇上。张桐树收了猎鹰,向皇上叩拜,述说了捉妖除怪的经过。皇上龙颜大悦。当即封张桐树为一品上卿,位在宰相之上,掌管朝中一切大事。

  张桐树当了大官儿,不忘张善人老两口子的救命之恩,派人把老俩接到京城。张善人老两口来到京城,见了儿子,相互询问分别以后的事情。张桐树就把到边县上任,门别棍儿从中指教的事说了一遍。张善人说:“孩子,你能住住性命,官居一品,可全亏了门别棍儿。你可不要忘了门别棍儿的大恩大德呀!”张桐树连连点头称是。

  再说正宫娘娘听说张桐树的父母到了京城,就奏明皇上。皇上传旨在后宫大摆宴席,宴请张桐树一家。张桐树伴着父母来到宫中。皇上、皇后亲自为他们把盏劝酒,连声夸选张善人夫妻有福气,修下这么个好儿子。又称赞张桐树文武兼备,除妖捉怪,忠心保国。当下传旨招张桐树为东床驸马。张桐树连忙离席,跪下奏道:“臣有何德何能?受皇上、娘娘如此恩庞!其实,臣之所以能为朝廷尽微薄之力,全是门别棍儿暗中相助。臣恳请皇上,重重封赏门别棍儿,不要埋没它的功劳!”

  皇上心想:“我不是不愿封赏门别棍儿。只是它不过是一根插门用的木棍儿,这叫我如何封赏呢?”正宫娘娘看出了皇上的心事,就笑了笑,凑到皇上耳边说了几句。皇上顿时眉开眼笑,说道:“门别棍儿除妖有功,朕封它为门插官儿之职。张爱卿,命你亲去传旨!”

  张桐树捧着圣旨来到鹰山镇小店。摆上香案,宣读了圣旨。把皇上御赐的大红彩锻、金花给门别棍挂上。向门别棍施礼祝贺,亲自敬了三杯御赐羊羔美酒。

  门别棍受了皇封有了官职,人们就不好意思再叫它的小名,渐渐都改称它的官职——门插官儿了。

电话:0311-85971919 邮箱:weidaofujiuye@126.com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区味道府路2号
Copyright © 河北味道府酒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冀ICP备11003315号